区块链首个标准落地 对推行央行数字货币影响有

日前,中国人民银行发布《金融分布式账本技术安全规范》(下称《规范》)。而区块链即为典型的分布式账本技术,《规范》也被称作“国内金融行业首个区块链标准”,引发行业人士广泛关注。

“区块链在金融应用中,体现价值的应用比较少,我认为当前除了供应链金融外,其他落地金融的区块链应用,效果都难以衡量,也就是说难以体现区块链技术的价值。”度小满金融(原百度金融)区块链负责人李丰13日向时代财经表示。

“央行刚发布了金融区块链安全标准,还有2个标准正在制定中,发布也快了。”李丰认为,“这个标准最大的价值,不在标准本身,而在于发布一个信号,国家和监管,对区块链、分布式账本技术的认可和监管。在这个指导下,后续会有一系列措施,同时有更大的发展空间。”

区块链的“真伪应用”

“区块链属于新生技术,其标准落地让银行等金融机构有了项目实施的依据,避免了无效投入,同时也进一步促进了区块链技术在金融行业的应用场景落地,极大促进这一新兴行业的发展。”湾区国际金融科技实验室副主任、中央财经大学财经研究院副教授陈波13日向时代财经表示。

“有不少项目是为了用区块链而区块链。”一位区块链技术解决方案的创业者早前曾向时代财经记者吐槽,“不是所有的业务都需要上区块链。以现有银行账户为例,本身不需要快速,是通过各机构间的对账来保证账户的正确性,也不需要进行很大的溯源,除非是账户有错,而通过复式记账法也可以溯源,只是没有那么方便而已。”

一位私募股权投资人13日则向时代财经记者抱怨,市场上充斥着大量的三无区块链项目,无应用场景、无技术团队、无业务逻辑,“绝大多数既没有资金,也没有资源。”

陈波也向时代财经记者指出了当前我国在区块链应用方面存在一些问题,例如央行的贸易金融平台交易量非常大,但是并没有与行业标准形成联动。这与新加坡等国发展数字贸易金融存在较大的差异。

据陈波介绍,新加坡当前比较注重传统行业组织的参与,因此其数字金融的相关技术标准直接切入到传统的行业组织内,形成全球性的影响力。“而我国的区块链项目比较注重工程技术,虽然交易规模大,但是缺少对全球行业的长期影响力,这是尤其要注意的问题。”

陈波认为,区块链技术比较适用于交易链条长的应用场景,目前在金融领域的应用主要是供应链金融,通过相关环节的数据上链形成数字信用体系,从而支撑金融风控和监管,有利于我国普惠金融的发展。

“本次标准的实施一方面规范了金融机构在这方面的试点范围,另一方面也为未来的监管科技手段的介入提供支撑。”陈波说。

首个标准的出台,表明中国已经将区块链作为金融科技基础设施来进行建设,相对于其技术发展情况具有一定的超前性。陈波还补充道,“实际上也为央行数字货币的推行进行了一定的铺垫,有利于数字货币采用区块链技术实施。”

陈波表示,应该说该标准仅仅是一系列金融科技标准的组成部分,未来可以看到更多的行业标准出台,推动中国金融行业的数字化升级。

对推行央行数字货币影响有限

数字货币是区块链技术最早发挥作用的领域。区块链标准出炉,也使得业内人士对央行法定数字货币的推出更为期待。

“央行正在推动的法定数字货币是双层运营、M0替代、可控匿名的,而没有对相应的技术路线进行限制,因此区块链标准的落地与法币推出的节奏无强相关。”数字经济学家刘志毅13日向时代财经记者表示。

刘志毅认为,由于区块链以大量冗余数据的同步存储和共同计算为代价,牺牲了系统处理效能和客户的部分隐私,并不适合传统零售支付等高并发场景,因此选择这一技术路线的风险并不小。

简而言之,尽管分布式账本技术可以为央行数字货币提供交易追踪在内的多种特定功能,但在保障用户隐私、与非区块链系统的互操作性(例如支付系统)以及货币价值转移上尚存不完备之处,未来可以预期改进的、混合型的类区块链方式或可以同时满足监管对数字货币中心化管理和其运行的速度、效率以及安全性的要求。

“因此与其说是该政策为央行数字货币落地扫清障碍,还不如说该政策为区块链技术能够有机会应用在该领域降低门槛。”刘志毅表示。

当前,全球疫情不仅使得延续十一年的美国牛市结束,也使得人民币汇率开始波动,反映了疫情发展及其经济影响的不确定性,给境内外汇市场情绪造成的负面冲击。

针对“疫情快速蔓延是否会加快央行推动数字货币进程”这个问题,刘志毅的观点是,“央行数字货币的落实更多是推动M0相关的货币政策,跟汇率等国际货币体系的波动并无直接关系。”

同时,刘志毅也指出,“受到疫情影响,无接触的生活方式和需求正在增长,因此央行数字货币的推动有利于这样的需求得到更大范围的满足,在技术准备充足的情况下能够更好、更快落地。”(数字法币研究社)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